此处长眠着亚瑟王,过去与未来之王。

亚瑟王传奇

法语文本

《不列颠故事》(Roman de Brut

原文为古法语诗歌,由于受译者水平所限,故根据英译本翻译为散文体白话。

【前情提要】罗马军队从不列颠撤军之后,沃提根背信弃义,杀了康斯坦特国王,并逼迫他的两个弟弟逃亡布列塔尼。沃提根日耳曼叫来了受霍萨与亨吉斯特领导的撒克逊人保护他免遭皮克特人的侵扰。在撒克逊人对皮克特人取得胜利后,沃提根娶了亨吉斯特之女罗威娜她后来成为了肯特的统治者。然而不久后,亨吉斯特就觊觎沃提根的王位,并把他赶到格洛斯特地区。沃提根想要在那里竖一座塔,让自己待在里面,他试着在斯诺登山建造高塔,但是白天建造,晚上就会倒塌。他找智者商议,智者告诉他他应该咨询一个没有尘世父亲的人。沃提根试着找到这个人,可是他遍寻不到,后来他的信使在威尔士的卡玛森撞见两个人,两人正发生如下对话。

【第7373行】狄纳布斯说:“住嘴,梅林!乖乖站着不要动。我的家世比你显赫得多。你这混小子,你知道自己是谁吗?你不应该和我争论,更不应该诋毁我的家系!我出生在王侯和伯爵世家;如果你试图追溯你的父母,你甚至都不能说出你父亲的名字,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而且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之所以不知道他的名字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父亲。”

信使听到了这场争吵,他正好在寻找这样的人,于是他询问邻里,这个没有父亲的人是谁。邻居回答,诚然,这个孩子没有父亲,他的母亲也根本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然而,尽管梅林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他的母亲却很有名。她是威尔士德摩提亚王的女儿。现在她成了城镇修道院的修女,非常得正直。信使于是去到镇长那里,以国王的名义要求把这个无父的孩子和他的母亲一起带到国王那里。镇长无法拒绝,于是把他们召集到沃提根那里。

国王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他亲切地对他们说:“女士,告诉我真相。没有你的帮助我将永远不知道谁是你儿子梅林的父亲。”

修女垂首站着。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上帝保佑我,我一直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也从没有见过他。我出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人,因此不能向你保证。但是我很肯定这件事,我可以发誓保证它的真实性:我长大之后,有一个生物来到我这里,热情地吻我—我甚至都不知道它是否是幽灵。他就像人类那样与我说话,感觉他就像一个人,有很多次他都和我说话,但他都不现身。他一次又一次地来我这里,他很多次地亲吻我,和我睡在一起,最终,我怀孕了,但是除他以外,我不认识什么男人。这就是我生下的孩子。除此以外的事情我并不知道,我无法告诉你更多的事情。”

国王有一个官员名叫玛甘特,国王认为他十分聪明,于是召见了他,并问道该女士所说之事是否属实。玛甘特回答道:“文献上说月亮和大地之间有着某种奇怪的灵体。如果你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他们部分是人类,部分是灵体。这些灵体被称为梦魇。他们的领土是大气,但他们的家园是大地。他们无法掀起大浪,而且他们无法伤害我们,只能嘲笑我们,愚弄我们。但是他们很容易就能披上人形和人的品性。他们用这种伪装来蒙骗年轻少女,愚弄她们。或许,梅林就是这么出生的。

“陛下!”梅林插话说,“你召集我来这里。你想要我干什么呢?你为何要带我来这儿?”

“梅林啊,”国王说,“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听好了。我着手建造一座高塔,并且用灰浆粘合石头,但是我白天建造的东西晚上就会灰飞烟灭。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这件事,但是无论白天作什么,晚上都会化为乌有—而我的财富也大多空耗在这儿。我的智者告诉我,除非我把你的血和灰浆混合,否则我永远建不成高塔,因为你没有父亲。”

“我向神发誓,”梅林大叫道,“我的血不能让你的高塔矗立!如果你召集的人说我的血有用,我将公开骂他们为骗子,因为他们确实是骗子。”

国王召集了那些人,让他们站在梅林前面。梅林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作出预言的大人们呀,告诉我为何这座高塔无法站立。如果你们不能告诉我高塔倒塌的原因,你们怎么能预言说为了让高塔站立,我的血是必要的呢?告诉我们,为什么地基经常坍塌,它缺少什么,又需要什么。如果你们不能告诉我们是什么导致了建筑倒塌,当你们说我的血会让高塔站立时,你们又怎能信服呢?告诉国王问题何在,解决之道又是什么。”

所有的智者都沉默了,他们不知道该作何回答。梅林看到了这一幕,他立刻对国王说:“陛下,听啊!在你高塔的地基之下有一池水,池水又宽又深让你的高塔倾颓。如果你相信我,往下挖,你会看到那池池水的。”

国王命令人们去挖,梅林提到的池水被发现了。“大人们,”梅林说,“听我说!你们这些试着把我的血液混进灰浆的人啊,告诉我池子里有什么。”

他们哑口无言,目瞪口呆,不发一语。梅林转向国王,以便让他的子民听得真切,他命令说:“把池子里的水抽光。池子底下有两条睡龙睡在两块大石头上。一条是白龙,另一条如血一样深红。”

当池水被抽到田地里,两条龙从深渊起身,瞪视对方。它们在列王面前凶恶地跳向对方。你可以真切地看到它们口吐涎水,口中喷着火焰。国王坐在池水的边上,请求梅林告诉他这两条龙的含义。国王坐在池水的边上,请求梅林告诉他这两条纠缠在一起的龙的含义。于是乎,梅林说出了他的预言,我想你听过,是关于即将统治大地的列王的。我不想翻译他的书,因为我不知道如何解读它。并非完全真实的事情,我不想说它。

国王对梅林的评价很高,认为他是个令人惊异的预言家。他询问他何时会死,又会如何死亡,因为他很恐惧自己的末路。“小心,”梅林说,“万分小心康斯坦丁的儿子,因为他们将为你带来末路。他们已经离开布列塔尼,正勇敢地穿越海洋。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他们明天就会到达托特尼斯。你在他们身上铸下了错,而他们将为你所犯下的罪行复仇。你出于邪恶的目的背叛了他们的兄长,并且用邪恶的手段自立国王,你还非常恶毒地引诱异教徒和撒克逊人前来。你在两边都面临威胁,我不知道哪边更糟糕。一方面撒克逊人想要对你宣战,彻底摧毁你;另一方面,王国合法的继承人想要恢复他们的王国。他们想要从你的手中夺走不列颠,为他们的兄长复仇。如果你可以逃,现在就逃,因为两兄弟正在赶来的路上!奥勒留将第一个当国王,但他也将第一个死,死于毒药。他的兄弟大龙头尤瑟将在他之后统治不列颠,但他很快就将生病并且被你的子嗣毒死。他在康沃尔所生的儿子亚瑟在战场上像野猪一样凶猛,他将击溃与他作对的叛徒,毁灭你的血脉。他将是一个勇士,一个绅士,将把他的敌人全部都赶走。”梅林说完了这些话,沃提根从那里逃走。

【前情提要】梅林的话成真了,两兄弟重回不列颠,将沃提根烧死在他的高塔上;奥勒留即位。新任国王想要在安布瑞斯伯里(Ambresbury)为死在撒克逊人亨吉斯特手上的忠实子民建一座纪念碑。

【第8003行】特雷莫里乌斯(Tremorius)是凯利昂(Caerleon)的大主教,他是一个智者,他是一个智者,他告诉奥勒留找来梅林,根据他的建议建造。没有人给出的建议比他更好,因为梅林在创造和占卜方面是独一无二的。国王想要见一见梅林,当面评估一下他的智慧。在威尔士偏远地区加拉贝斯(Labenes)(我不知道这个地方,我从未到过此处)国王召见了他。梅林接受了召见,他被奥勒留很好地招待了,奥勒留热烈地欢迎了他。奥勒留向他问好,给予他友谊,还向他热心地求教将来之事,因为他很想从梅林的口中听到这些事。

“陛下,”梅林说道,“我不能这么做。除非我被迫这么做,否则我是不会开口的,这是出于谦卑。如果我夸夸其谈,我的守护精灵会离开我的嘴唇,带走我的所有学识,正是它告诉了我所有所知之事。我的嘴将不比别人的嘴更高贵。让秘密继续成为秘密吧。想想你现在必须要做的事。如果你想做一个美丽且得体、流传千古的传世之作,那么,就把巨人在爱尔兰建造的环形石阵搬运过来吧——那是一件惊奇、巨大的环形作品,石头堆着石头——它是如此巨大、沉重,以至于没有凡人能举起它们。”

“梅林,”国王笑着说,“既然这些石头重到没有人能移动它们,那么谁能把它们带过来呢?我们自己的国度难道没有足够的石头吗?”

“陛下啊,”梅林说道,“你难道没有意识到大脑比肌肉要好用吗?力量是好东西,但是计谋更是个好东西,因为在力所不能逮的时候它们经常成功。智力和计谋可以达到蛮力所不能达到的伟业。可以用计移走那些石头,把它们挪到你的面前来。毕竟,它们是在非洲切割,然后被运走的。是巨人运送了它们,把它们带到了爱尔兰。这些石头对病人有好处,可以治愈病痛。人们常在石头上倒水,烧水给病人和身体虚弱者洗浴。他们洗浴之后就被治愈了。他们不需要别的药物来治疗他们的疾病。”

当国王和布立吞人听到石头具有的神奇功效是,他们都想把梅林描绘的石环运过来。他们指派尤瑟带领1500名全副武装的人穿越海洋,去到爱尔兰,而尤瑟也答应了。如果那里的人守护石头不被别人侵犯,他们就与之搏斗。他们还带上梅林,他会为他们的运输出谋划策。当尤瑟集齐了他的人马,他渡海到达了爱尔兰,而在那里,国王桂洛默(Guillomer)也集中人马,威胁布立吞人要把他们赶出这片土地。当爱尔兰人得知布立吞人正在寻找那些石头,他们满是嘲讽,说穿越大地、渡过大海就为找寻这些石头,这很疯狂。布立吞人不会让哪怕一个人语带嘲讽的。但是嘲笑别人总比超过别人要容易。爱尔兰人一直在嘲笑他们、威胁他们,他们还跟踪布立吞人,最后两军终于会面,然后交战。但是爱尔兰人装备不够精良,也不擅长战斗,最终,一度被辱骂的布立吞人成为了胜者,而桂洛默王则在城镇间疯狂逃窜。

当布立吞人卸下铠甲休息的时候,与他们同行的梅林领着他们来到他们热切寻找石阵的山上。这座山被称为基利莫尔(Killimar),在那里石阵直冲天际。布立吞人看着这些石头,他们绕着石阵转,彼此说从没见过这么巧夺天工的作品。“这些石头是怎么矗立在这儿的?他们可能被搬走吗?”

“大人们,”梅林说,“来看看你们是否有力气移动这些石头,把它们搬走。”人们从四方向石头靠近,走在石头前面和后面,他们又推又拉,又举又拽,但是不能挪动哪怕一块石头分毫。“退下,”梅林叫着,“你们的力量于事无补。现在,看看智慧和计谋来完成人力所不能逮之事吧。”于是他走上前,站立不动,环视四周。他嘴唇嚅动如同某人在祈祷;我不知道他是否真在祈祷。然后他又对布立吞人大声说:“过来吧!来吧!现在你们可以抬起这些石头,并把它们搬到船上了。”

就像梅林说的那样,在他的指示下,布立吞人把这些石头搬下山,装上船。他们把石头运到不列颠,放置在阿姆布勒斯伯里(Ambresbury)的平原上。国王在圣灵降临日到达了那里,并指示主教、修道院长、男爵以及其他人聚集在那里;而他们为他的加冕宴饮欢庆。宴会持续了三天,到了第四天他肃穆地赠予了凯尔利昂的圣杜布里斯(St. Dubris)和约克的圣参孙(St. Samson)以权杖。他们两个人都是伟大的教士,生活非常圣洁。梅林将这些石头按序排列,一个接着一个。在布立吞人的语言中称它们为“巨人颂歌”;而英语中称此地为“巨石阵”;法语则称为“悬石”。

【前情提要】沃提根的儿子帕斯岑(Paschent)先跑到日耳曼去,后跑到爱尔兰去,他与爱尔兰王结盟,一起进攻威尔士。奥勒留欲与之交战,但是却生了病,他被帕斯岑收买的医生害死。

【第8274行】国王周身红肿,毒药扩散全身,神啊,这是何等得悲哀!他必须走向死亡。当奥勒留意识到死亡即将到来,他让侍臣起誓将他的尸首送到巨石阵并且把他埋葬在那儿。然后他就去世了,而背信弃义的下毒者则跑了。

尤瑟进入威尔士,在默涅维亚(Menevia)发现了爱尔兰人。然后很多人都看到了一颗星辰的出现,教士将其称为彗星。它标志着国王的改变。它射出一道光,清楚了令人称奇。光线中的火焰呈现出一条龙的样子,从它的嘴中又射出两道光。一条穿越法国,一直到阿尔卑斯山的圣伯纳德山,所过之处无不被照亮。另一道朝着爱尔兰射去,又变成了别的七道光线。这七道光线的每一道都照亮大地和海洋。见到此情此景,所有人都瑟瑟发抖。尤瑟非常惊讶,他很焦虑。他请求梅林告诉他这代表着什么。梅林也同样很困扰,心中十分烦闷。起初,他不愿回答。但当他的精灵回到他身上,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悲伤地说:“神啊,降临到我们不列颠头上的事是何等地不幸,这是何等地损失,何等地麻烦!我们失去了我们伟大的首领!我们的国王死了,他是一个好首领,将我们的国家从悲伤和邪恶中拯救了出来,正是他从异教徒手中夺回了这个国家。”

当尤瑟听说明君,也就是他的兄弟死了以后,他的心中满是愁苦。但梅林安慰他说:“尤瑟,不要难过。众人终有一死。把你着手的事情做下去。抗击敌人。明天,对爱尔兰和帕斯岑的胜利将是你的。明天的交战你会胜利,你将成为不列颠的国王。龙的标志指的是你,你是勇敢、坚毅的人。向着东方的那道光象征你将来的儿子,他将很有力量,他甚至会征服法国。向着西方分成七道的光线象征一个女儿,她将嫁给苏格兰王。她将诞生出优良的子嗣,而他们将征服大地与海洋。”

当尤瑟听到了梅林的安慰之辞,他以及他的人马当夜休整,早晨披挂。他想要攻击那座城池,但当爱尔兰人看到他前来,他们披甲上阵。战斗很残酷,死了很多人。当布立吞人杀了帕斯岑和爱尔兰王的时候,逃兵们逃向他们的船。尤瑟追击他们,不断攻击他们,将他们逼至绝境。一些人逃上船了,快速穿越大海,尤瑟无法捉住他们。

做完这件事后,尤瑟带着他的胜利果实前往温彻斯特。在路上,他碰到了一个信使,他告诉了尤瑟国王已死的事实,还告诉了他前因后果。主教们用隆重的仪式、遵照他生前对众贵族所说小心将他安葬在巨人颂歌中。尤瑟听说了这件事,他赶往温彻斯特。那里的人们放声大哭,大叫道:“尤瑟,我的大人啊!以神的名义,一度照看我们,给予我们种种好处的人走了!保护我们吧!戴上王冠,你是合法的继承者。好人,我们一起求你,因为除了你的权益和荣耀,我们不奢求任何东西。”

尤瑟看到他的权益就在那儿,而且除了行使权益,他不能做得更好。他很高兴听到了那些话,立即照他们的要求做了。他拿了王冠,成为了国王,热爱荣耀,并且统治得很好。由于记得龙象征勇敢的人,并且这个人将成为国王,将来的子嗣将征服很多土地,在贵族的建议下他创造了两条黄金龙。其中一条他总是带上战场;另一条他送给了温彻斯特的主教教堂。因为如此他此后被称为尤瑟·彭德拉根。布立吞单词“彭德拉根”在法语中意为“大龙头”。

【前情提要】尤瑟是一个明君,但他受到亨吉斯特之子,撒克逊人首领奥克塔(Octa)以及其外甥欧萨(Ossa)的挑战。在康沃尔公爵格洛伊斯(Glois)的帮助下,尤瑟在约克抓住了他们,把他们带回到伦敦,关押起来。

【第8551行】当尤瑟完成了北面的事情,他径直回到伦敦,并且计划在复活节加冕。贵族以及骑士赶来了,他用信函和诏令通知的其他亲戚也来了,他们都带着妻子和侍臣来到伦敦,参加节日。而尤瑟也希望节日举办地盛大。他们都遵照尤瑟的邀请来了,如果妻子在身边也携带妻子来了。节日非常隆重,当弥撒被唱起时,国王在低台首端的桌子上就坐,参加晚宴。在他的身旁,男爵们按序就坐。尤瑟的对面是康沃尔公爵,旁边是他的妻子伊格娜(Igerna),她是整个王国最美丽的女人。她谈吐大方、举止优雅、冰雪聪明、出身优渥。国王听说了她很多事,都是对她的赞美。在他举报这场宴会、在他见到她之前,他就因这些溢美之词爱上了她,并且觊觎于她。

在晚宴上,尤瑟一直盯着她看,把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他吃喝说话或是呆坐的时候都在想着她,看着她;他一边看还一边笑,对她展示出爱意。他与她私下会谈,言语亲切。他向她调笑,向她显示自己的全部感情。伊格娜非常自矜,既不答应任何东西,也不拒绝任何东西。

他的丈夫注意到了这些玩笑和亲昵,他不久就注意到国王爱上了他的妻子。他绝不会对如此张扬地向他的妻子求爱的君王效忠!他从饭桌上条了起来,抓起妻子的手就冲出了房门。他召唤自己的侍臣,骑上了马。国王立刻传话给格洛伊斯,说如果他不请求陛下离席就离开会为陛下蒙羞。格洛伊斯行事端正,不会作出逾矩之事!国王警告他说,如果他不照做,无论他去哪里,国王都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但是格洛伊斯不想回去。他不经国王批准就离开了。国王很严厉地威胁了他,但是公爵拒绝了,不用说,结果会是什么。

格洛伊斯回到了康沃尔,为即将到来的侵略布防了两座城堡。他把妻子放到他的祖产廷塔戈尔(Tintagel)。廷塔戈尔非常易守难攻——用任何计谋都攻不下它,因为它矗立在一处陡峭的悬崖上,四周都是海洋。只要某人控制了大门,他就无惧敌人从其他方向攻入。格洛伊斯把她关在那里,因为其他地方都不能保证她不会抓走。然后,他带着他的士兵和大部分的骑士去往另一座城堡,那座城堡护卫着他大部分的封地。

国王得知他的城堡防御着他。为了攻击公爵并且带来他的妻子,尤瑟集结兵力,渡过塔玛尔河(Tamar)。他抵达公爵所在的城堡,想要攻下它,但城堡防守非常牢固。于是他围困那座城堡,并且在那儿待了一个星期,但他无法攻下它。公爵是不会投降的,因为他在等待爱尔兰国王的救援。国王为日期日益延长而恼火,这只会让他痛苦,因为他爱着伊格娜,这种爱情胜过其他任何东西,并促使他前进。他对他最为亲近的男爵之一说:“乌尔芬(Ulfin),告诉我你的建议吧。我对你全心全意地信任。我对伊格娜的爱情充满了我的全身,把我击倒,彻底征服了我。无论我来或去、睡或醒、起或坐、吃或喝,无时不刻不在想她。然而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赢得她。如果你不能很好地建议我,我就会因此而死。”

乌尔芬答道:“啊,我听到的东西是多么新奇啊!你对公爵发动了战争,切断了他的陆路,把他困在城堡里。现在你真的认为他的妻子会对此表示肯定吗?你爱着他的妻子并对他发动了战争——我不知道你在寻求什么建议,也不知道我能给予你什么建议。还是叫梅林来吧,他满是计谋,而且就在我们的队伍中。如果他也不能建议你,那没人可以建议你。”

照着乌尔芬的建议,国王召见了梅林,告诉了他自己的需求。他哀求梅林发发慈悲,给予他一点建议,因为如果他不能赢得伊格娜的爱情,他一定会就此暴毙的:“请尽你的所能!我会给予你任何东西,因为我现在辗转反侧。”

“陛下,”梅林说,“你会得到她的。你不会为她而死。我会给予你你所想要的一切,而我将分文不取。但是伊格娜被牢牢看守着,她被锁在廷塔戈尔,这座城堡是不能被夺取的,因为它不可攻陷。她的来去都被两名忠实的守卫看守着。然而,我可以用强大的魔法让你进入那里。我知道如何改变一个人的外形,如何将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我可以使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相似,或者反过来。毫无疑问我可以给予你康沃尔公爵的身材、相貌、举止、言谈、以及习惯。为什么要说那么久?我将把你变成公爵,我将与你同去,披上布伦特尔(Bretel)的皮囊,而乌尔芬也将陪伴我们,他将看起来跟约旦(Jordan)一样。这两个人是公爵非常亲密的副官。这样,你可以进入城堡,取得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你将不被任何人察觉,不受任何人怀疑。”

国王完全相信梅林,认为他的建议很好。他私下里把士兵的指挥权给予一个男爵。梅林念咒:他改变了他们的外貌和衣着,于是那一夜他们进入了廷塔戈尔。那里的人自以为认识他们三人,于是欢乐地欢迎了他们,并服侍他们。那一夜,国王与伊格娜睡在了一起,而伊格娜也怀上了一个品德高尚,膂力过人的君王,他就是你们都知道的亚瑟王。

过了不久,国王的部下就意识到他们的王不在他们其中。没有一个贵族是他们敬重的,也没有一个贵族值得他们为其效力。因为他们预料战局会拖很久,他们拿起了武器。他们一股脑儿地冲入了城堡,阵型混乱,装备良莠不齐,袭击各处。公爵作战勇猛,但是他死于敌阵,城堡很快陷落。一些人逃跑了,他们飞速前往庭塔戈尔,报告他们主上的厄运以及死亡的人数。

当听到那些人充满苦涩地叙述他们主上的死亡,国王倏地站了起来,往前一迈,喝道:“站定!”

“事情不是那样的!感谢上帝,我活得很好,状态也很好,你们看得清清楚楚。这个消息是假的!不要相信它,也不要不信它。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我的人如此畏惧我。我不告而别就离开了那个地方。我没有说我是到你这边来,因为我害怕叛变。因为自从国王进入城堡没人看到我,他们就都恐怕我已经死了。当然,我们应该哀悼人手被杀,城堡陷落,但是我仍然活着,这是一个好兆头。我会直面那个国王的!我会与他媾和,在他围攻这座城堡,给我们带来更深重的灾难之前向他承诺一项条约。因为如果他大驾光临,我们就得更谦卑地请求他。”

伊格娜对这项提议表示赞同,因为她一直都很怕国王。然后,作为饯别,国王拥抱了她,亲吻了她。于是他离开了城堡,心满意足。

当国王、乌尔芬以及梅林安全抵达大路,他们都改变了外形,成为了自己。然后,他们快速回到了大部队。国王想要知道城堡是如何这么快陷落的,公爵是否真的被杀了。这两个问题他被一一解答。尤瑟说,他对公爵的死表示困扰,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对此表示哀悼和懊悔,对作出这件事的人表示很愤怒。他无疑表现地非常懊恼,但是很少有人相信他。

然后他回到了庭塔戈尔。他召集管家,问他们为何要守护这个地方,别的城堡已经被占领了,他们的公爵也死了。从国内抑或从海外,他们都无法指望什么援军。他们都意识到国王说的是真的,在救援方面,他们没有希望。于是,他们打开了城门,将城堡双手奉上。由于国王深爱着伊格娜,他立即娶了她。前一夜,她怀上了一个儿子,过了适当的时间,她生下了这个孩子。他的名字是亚瑟。关于他的优良品德,传唱地很多。在他之后女儿安娜出生了,她日后嫁给了洛锡安(Lothian)统治长久的明君,他的名字是洛特(Lot)。

前情提要】奥克塔和欧萨从监狱里逃了出来,对尤瑟王和洛特王宣战;他们被杀了,但是他们把反叛的火炬传给了外甥科尔格林(Colgrin)。尤瑟王生病了,有人在井里下了毒,而尤瑟王喝了那里的水。

【第8993行】国王想喝水,于是他得到了水,他被下了毒,一命呜呼。喝下水以后,他肿胀了起来,失去了血色,不久他就命归西天了。喝了那口井的水的其他人也死了,于是阴谋显而易见,路人皆知。该城市的领导者们聚集了起来,封住了那口井,用足够多的泥土填满了那口井,创造了一个土坑。

尤瑟死了以后,他被运往巨石阵,埋在他兄弟的边上。主教们也聚集在那里,与贵族们汇合。他们召来了尤瑟的儿子亚瑟,并在西尔切斯特(Silcester)加冕了他。

亚瑟当时是个15岁的少年,在他的同龄者中显得高大强壮。我将描述他所有的品质,毫无虚假。他是个高贵的骑士,勇猛无比,光辉耀眼。对高傲之人,他性情高傲,对低贱之人,他甜美而谦卑。他高大威武、坚韧不拔、敢作敢为,然而给予礼物又仁慈慷慨。如果困难的人问他要某物,己所能及,他会给予那人的。他非常喜爱赞美和荣耀,他想要自己行的所有好事都被人铭记。他统治着一个高贵的宫殿,在那里,他的行为非常得体。他活着统治的那些年,在礼仪、贵族气度、勇猛以及慷慨方面他比所有其他王子要好。

【前情提要】亚瑟试着把撒克逊人赶出本国,尤其是科尔格林,他从苏格兰的喀利多尼亚森林到巴顿一路打仗,怀斯认为巴顿就是巴斯。

【9267行】亚瑟带着全部人马尽力赶到巴斯。他想要打破撒克逊人的围攻,救出被困在其中的国民。在旁边大平原上的一个森林亚瑟集结了他的部队。他把部队按照级别分组,然后披挂上阵。他穿上腿甲,腿甲很漂亮,做工也很好,然后他披上坚固威武的锁子甲,锁子甲跟他国王的身份正相配。他系上他的宝剑断钢剑(Excalibur),宝剑又长又宽。它在阿瓦隆岛上锻造,它会永远给佩戴它的人以一臂之力。亚瑟头上带着闪亮的头盔;它的护鼻处是由黄金制作的,边上是黄金的箍环。顶冠绘着一条龙。这个头盔装饰着很多宝石,闪闪发亮,它原本是属于父王尤瑟的。亚瑟骑着一匹骏马,骏马强壮、敏捷、轻盈;他的盾牌“光辉之颜”(Pridwen)垂挂在他的脖子上。你永远不会把他想作懦夫或是笨蛋。他的盾牌上,我们的女主人圣玛丽亚的画像栩栩如生,为的赞美和纪念她。他还带着一杆坚硬的长枪,枪名“突击长矛”(Ron其实就是“长矛”的意思,Rhongomyniad是“突击长矛”的意思),枪尖非常尖锐,又长又结实,它在挥舞的时候,所向披靡。

【前情提要】在康沃尔公爵卡多的帮助下,亚瑟王赢得了巴斯的战斗。然后他在苏格兰营救了布列塔尼的霍尔。

【第9597行】亚瑟回到约克,在那儿待到圣诞。他在那儿庆祝基督的生日。他看到城市极度贫困、虚弱、破败。他看到教堂被遗弃,房屋被摧毁,并且倒塌。他委任一个叫皮拉穆斯(Pyramus)的教士管理教堂修复被异教徒毁坏的修道院,皮拉穆斯是个聪明人,而且服侍亚瑟王已多年了。然后,他向各处宣告和平,号召农民回到田地。所有没有继承到土地的贵族他都召集到身边并恢复了他们的继承权,返还他们的领地,增加他们的收入。

有这么三个兄弟,他们出身良好,甚至有王室血统:他们是洛特、亚古瑟尔(Aguisel)和尤利安(Urien)。他们的祖先拥有着亨伯河以北的土地,在接下来的和平年代中他们原本也应该拥有这些土地,无比正直,不伤害任何人。亚瑟王返还了他们的领土和继承权。对于长子尤利安,他返还了马里(Moray),不用支付任何土地租金,并立他为那里的统治者;他成为了马里省的首脑。对于亚古瑟尔他给予了苏格兰,并宣称其为他的领地。洛特娶了他的妹妹,并且跟随了他很长时间,对于他,亚瑟王给予了全部的洛锡安以及很多其他领地。洛特的儿子高文(Gawain)此时还是一个年轻侍臣。此时还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侍臣。

当亚瑟王确立了自己的领土,在各处都建立了正义的制度,把全部的王国都恢复了古时的尊严,他为自己迎娶了王后格妮薇尔(Guinevere),她是一个有魅力的年轻少女。她楚楚动人、教养良好、举止大方、拥有高贵的罗马亲属。在康沃尔,卡多富养了她很长时间,就像他最亲近的外甥一样,因为他的母亲也是罗马人。格妮薇尔是个富有魅力、出身高贵的年轻小姐。她言语优美,行动得体。亚瑟王完完全全地仰慕她,珍视她;但是他们两个一直没有子嗣;一个都没有,她一直都没生孩子。

【前情提要】亚瑟王征服了爱尔兰,然后回到了不列颠。他促成了传奇般的十二年和平,随后:

【第9751行】亚瑟王创立了圆桌,对此布立吞人传唱许多。他的扈从坐在那里,都享受着王室礼仪,平等相待;是的,他们坐在他的桌旁,等级相同,待遇相同;没有人能够夸口说他的坐席比别人要高等。他们都紧紧围绕在国王身边;没有人被认为是次要的。不管一个人的领土从西方一直到圣伯纳德山(Mount St. Bernard),如果他不过来与亚瑟王平等共处一会儿,如果他没有代表亚瑟王宫廷的衣服、马饰和铠甲,他不被认为是宫廷中的人—不管他是苏格兰人、布列塔尼人、法兰克人、诺曼人、安茹人安茹人、弗莱明人、勃艮第人或是洛林人。人民从各地跑来寻求赞美和荣耀,一些人是想听他优美的言辞,或是想见识他高贵的宫殿,抑或是想要认识他属下的贵族,抑或是想到得到丰厚的礼物。外国的国王对他很是妒忌,因为他们害怕畏惧有一天外国的国王对他很是妒忌,因为他们害怕畏惧有一天他会征服全世界,夺走他们的财产。

我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这段很长的和平时期里所发生的巨大奇观,它们既是出于对他慷慨的爱戴,也是出于对他技艺的畏惧。我也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亚瑟王的冒险故事,他们都成为了传说,有的是骗人的,有的是真实的,有的显示了智慧,有的丑态毕露。讲故事的人、编传说的人讲述这些故事,为的是装点情节,他们使得每样东西都看起来不真实。

【前情提要】从这时起亚瑟王开始征服欧洲大陆,最终与罗马皇帝卢修斯·希贝里乌斯(Lucius Hiberius)开展,并最终斩杀了他。这一部分故事在英格兰人莱亚蒙(Layamon)的《不列颠》(Brut)第六章中叙述,同时还有莫德雷德的背叛以及亚瑟王的死亡。怀斯最后对这些灾难性的事件所作的描述流传度很广。

【第13276行】如果编年史没有骗人,亚瑟王身受重伤。他被运往阿瓦隆以治疗伤口。他仍在那儿,而布立吞人也在等待他。就像他们总是说的那样,就像他们坚信的那样:他会从阿瓦隆回来的;是的,他还活着。怀斯大人,即写这本书的人,不想比梅林的预言更深入地讨论这一结局。梅林说亚瑟王的死疑云密布(而且他说得是对的)。是的,先知说的是实话。一直以来,人们都在怀疑——而且人们将永远怀疑——他是死是活。诚然,在基督诞生542年以后他被运送到阿瓦隆。很遗憾他没有子嗣。他把王国给了外甥康沃尔公爵卡多的儿子康斯坦丁(Constantine),告诉他一直统治,直到亚瑟王自己回来的那一天。

起始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