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长眠着亚瑟王,过去与未来之王。

亚瑟王传奇

英语文本

《不列颠》(Brut

原文为中古英语诗体,由于译者水平有限故根据现代英译本译为散文白话。

消息传到了亚瑟王耳中,他正坐在营帐之中,
消息说皇帝已死,岁月不在。
宽广的草地间,亚瑟王竖起一道亭子,
他命令卢修斯的尸体被运送到那里,
他还指示为尸体披上金袍,
三日三夜为其守灵。
在此期间他有很多事情去做,
一个箱子长又长,其中满是黄金。
他把卢修斯的尸体放进其中,作为棺椁。
当他活着时,他是最有权势的人。
然后,亚瑟王做了更多的事,惊诧了布立吞人;
他收集了所有首领的尸体,
其中有最为高贵的国王,还有伯爵,还有骑士,
他们都倒在了战场了,魂飞魄散。
他隆重地安葬了他们。
三个骑士被他命令搬运卢修斯的尸体,
棺椁奢华,并且贵重。
不久之后,他就指示他们把他运至罗马,
并且让他们嘲笑罗马人民,
说他给他们送去了他们想要的朝贡,
如果他们依旧冷酷无情,觊觎他的黄金,
他还将送上更多贡品。
更有甚者,他很高兴驱车赶往罗马,
带来不列颠诸王的消息。
并且修建很久以前就倒塌的城墙。
“我将统治罗马的游民!”
但是这些吹嘘都落空了;其他地方发生了事变;
那些被遗留下来的子民,命运降临在了他们身上——
这一切都是由于莫德雷德,那个最为邪恶的人!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亚瑟王损失了很多骑士:
有两万零五人死在这场灾难中,
布立吞人的最勇敢者失去了他们的生命。
凯以最糟糕的方式深受重伤;
他被运到基农【1】并在那里咽了气。
【1】 Kinun,即希农(Chinon)。
他被埋葬于斯,埋在城堡的一边,
那个最为高贵的人,埋骨在很多隐士一起。
是的,他的名字是凯,他的城堡是希农;
他今日埋葬的城镇,昔日亚瑟王赠与了他,
他为其重命名以作荣耀:
凯因【2】是它的名字,用以纪念凯;
【2】 Kain,即卡昂(Caen)。
从今以后,这座城市都将叫这个名字。
在贝狄威尔被击倒,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
亚瑟王把他的尸体运到巴约【3】城堡,
【3】 Bayeux
他被安葬在城堡里;
在南城门旁,他们把他放进一座坟墓。
霍威尔丁【4】的尸体漂浮在弗兰德斯【5】之北,
【4】 Howeldin
【5】 Flanders
他最为高贵的骑士们也往北漂浮,
进入到他们来时的国度。
在泰卢阿讷【6】的草坪上,这是真实发生的事:
【1】 Terouane
伟大男爵李尔【7】,他被抬到了滨海布洛涅【8】。
【2】 Lear
【3】 Boulogne
于是,亚瑟王设立了他自己的营地,
在勃艮第,他认为那里最好。
他控制了那片土地,并且攻陷了几座城堡,
并且他说他会自己解决这片土地的。
然后他威胁说在他行军至罗马的那个夏日,
他将攻下那片国土,
那片卢修斯统治的疆域,他将成为新的统治者。
罗马的很多国民也希望如此,
因为他们提心吊胆,生怕死亡降临。
许多人逃走了,丢下了所有的家产,
又有许多人给强大的亚瑟王送去书信;
是的,许多人向他寻求和平,
而其他的人想要勇敢地抵御侵略者,
护卫他们的城市,抵御这位新的凯撒;
但是,这很愚蠢,因为他们都担心自己的下场,
因此他们从未从基督处得到任何建议。
于是,梅林预言的成真了:
罗马的城楼会在伟大的亚瑟王面前倒塌。
一旦皇帝卢修斯死亡,这就被证明是真的,
同时四万罗马人阵亡在战场——
这些宏伟的罗马军团都倒在了地上!
于是,亚瑟王满心想要获得罗马全境,
那时,这个万王之王居住在勃艮第。
但突然,一个人骑马过来,
他带给亚瑟王新的消息,
是有关莫德雷德的,也就是国王的外甥的;他被隆重地接见了,
因为亚瑟王认为他带来的是好消息。
整夜,亚瑟王都与这个新来者商谈,
这个新来者惴惴不安,不知道如何揭晓事实,
但是当旭日升起,人们醒来,
亚瑟王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他起床;然后他像突然生病了一样坐着,
一直坐到新来者问他:“你昨晚过得怎么样?”
亚瑟王于是心情沉重地回答:
“昨晚,当我躺在床上时,
我做了一个噩梦,让我心神不宁:
我梦见我飘浮在一座大厅地屋顶上,
大步流星,好像我在骑马
视察我统治的土地,
沃尔文【9】坐在我的前方,我的手中握着我的剑,”
【9】 即高文(Gawain)
莫德雷德则站在那儿,身旁是无数的扈从。
他手握粗壮的战斧,挥舞着它,
他的挥舞十分利索和快速,
支撑大厅的柱子被他一个接一个地砍断。
我还看到了女人中最美丽的文哈佛尔【10】;
【2】 即格尼薇儿(Guinevere)
她用纤纤玉指剥落大厅的屋顶。
房屋开始倒塌;我倒在了地上。
我的右臂断了。莫德雷德大声呼喊:“把它拿下!”
大厅全部倒塌了;即使是沃尔文也倒下了,
他的两臂都断了,倒在了地上。
我用仅存的手握住了我的宝剑
看下了他的脑袋,让他见了上帝。
然后我用我的宝剑肢解了王后,
把她扔到了黑漆漆的深渊里;
然后我所有善良的子民开始逃离我。
我叫不回来,天哪!他们成了什么样!
然后我在一片灌木林中,形单影只;
然后我就开始在荒原上漫游;
突然,我看见了狮鹫以及一群吓人的鸟;
然后,那个狮子一样的生物从地面上掠过,
它是我们的造物主所创造的最为粗糙的野兽。
那个狮子一样的生物冲了过来,冲向我的身体,
它把我带到海边的一处海滩;
当那个狮子一样的生物带我进入海水时,
我注意到海面上掀起浪花。
当她进入海洋,我们都被海水淹没,
但是一条鱼游了过来又把我带回岸上。
我的心里满是悲伤,疲惫不堪。
然后我醒了过来,浑身颤抖;
就好像体内有火焰熊熊燃烧。
一整晚,我都被噩梦缠身,
因为我现在知道了;我的福祉已经过去了,
我的全部生命我终将在悲惨中消逝。
真是悲哀啊,我居然没有带文哈佛尔过来这儿!”
骑士回答:“大人啊,不是这样的!
你绝不应该如此悲凉地解读这一梦境。
您是统治这片大地的最为富有者,
也是天底下最为明智的人。
如果事情真如梦境一般发生了——希望上天不会这么发生——
您妹妹的孩子窃走了您的王后
还盗取了你出征罗马时托付给他的王国,把它当成自己的产业。
如果他铸下了大错,做了这些事,
您依旧可以用您的双手为这一切向他复仇,
夺回您的王国,恢复您的统治,
砍倒那些参与了这件邪恶之事的邪恶之人,
把他们消灭干净,不留活口!”
那最为贤能的国王亚瑟王答道:
“我整个一生都没有预见到我的外甥莫德雷德,
我最爱的人会为了我的财富如此彻底地背叛我,
也没有预见到我的王后文哈佛尔会动摇内心;
她不会这么做的——为地球上任何一个男人她都不会动心的!”
最后,骑士直戳了当地说了这番话:
“陛下,既然我是你的下属,我就当如实禀报:
莫德雷德犯了罪——他劫走了你的王后,
你深爱的土地也到了他的手里。
他是国王,而她是王后:他们把你扔在了一边。
因为他们肯定你不会从南方回来的。
我是一个历经考验、忠诚可靠的下属;我目睹了这场叛变,
我跋涉千山万水来到这里,为的是亲口告诉你这些,
我敢以我的脑袋担保,我没有说谎,
关于你曾经爱过的情侣
以及你妹妹的孩子我所言非虚,就是这个孩子盗走了不列颠!”
然后,亚瑟王宫殿里的每个人都呆若木鸡、鸦雀无声。
对于他们的敬爱的国王,他们都很难过;
他的不列颠下属尤其伤心。
然后,过了一会儿,响起了一些声音;
所有的不列颠人都在窃窃私语,声音振聋发聩,
他们用不同的言语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他们正在讨论如何给那对该受诅咒的一对带来末日,
如何击溃任何与莫德雷德联盟的人。
最后,全能者亚瑟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作了总结:
“坐下吧,我心爱的骑士们,安静地坐下吧。
因为我将策划出一个阴暗奇怪的计策,
当明天拂晓时分,当神明掀开新的一天,
我将即刻动身,前往我们的出身地,不列颠。
在那儿,我将杀死狡猾的莫德雷德,烧死我的皇后,
毁灭所有跟这场叛变有关的人。
我将我最忠诚、最敬爱的朋友霍威尔(Howell)留在这儿,
他是最高贵的人,我们种族的最具天赋者,
我将命令半数军队止步于这边土地,
用以保护如今我控制的这片王国。
当一切恢复如初,我将重回罗马,
把我的的祖国交给我的外甥沃尔文;
我将兑现我所有的承诺,我向你保证:
我所有的敌人都将接受他们受诅咒的命运!”
然后,亚瑟王的族人,我们的沃尔文起身,
用最为沮丧的语气说出了以下这些话:
“全能的神,降下末日者啊,
天上万物的统治者啊,这一切为什么要发生?
为什么我的兄弟莫德雷德做了这么恶毒的事?
现在,我在这支大军前跟他断绝兄弟关系;
我会依照神的旨意将他毁灭!
我会将这个罪孽深重的恶棍绑起来,
我会将王后用我的马拖拽至粉身碎骨!
因为只要他们还在呼吸,我就不知道什么福祉,
除非我亲爱的的舅舅报仇雪恨!“
然后,别的布立吞人爆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我们所有人的武器都就绪了;明天我们就动身回去!“
清晨,太阳被救世主放出的时候,
亚瑟王带领着他血脉中最忠诚的人,
带走了半数军队,留下了半数军队,
他们长途行军,直到来到维特桑【11】;
【11】Whitsand,位于东康沃尔
不久他得到了很多保存完好的船只,
但是足足两周大军不得不坚守阵地,
因为他们正等待能有风让他们启程。
但是亚瑟王的军队里有一个恶棍,
当他听到莫德雷德的罪行被口口相传时,
他把一个仆人径直送往不列颠,
通知王后文哈佛尔即将发生的事情:
不久之后,亚瑟王将如何带着大军到达,
他计划如何复仇,他会怎么做。
王后跑到莫德雷德那儿,他现在是她最为亲近的伴侣,
王后告诉了他亚瑟王即将到来,
他将如何行动,他在策划什么。
莫德雷德立刻送人到撒克逊人那儿,
与最为强大的国王奇尔德瑞克【12】商议。
【12】Childerich
他请求撒克逊人过来,并且允许他们掠夺;
莫德雷德请求最为强大的国王奇尔德瑞克送信使至所有撒克逊部落,
邀请所有可以他可以获得的勇士即刻过来,
帮助布立吞人获得胜利,
他可以将自己财产的一半赠予奇尔德瑞克:
只要他能成为莫德雷德的盟友,对抗亚瑟王,
他就可以获得亨伯河北方的一切,
奇尔德瑞克立刻前去不列颠王国。
莫德雷德终于收集到强有力的军队,
大军共有六万人,
他们是流着异教徒血统的强壮战士,浑身充满了仇恨,
他们所有的人都是过来骚扰亚瑟王,
并且帮助那个最为可悲的人,莫德雷德的!
当他从各种族集结了一支军队,
这支军队足有好几万人,
他们有异教徒,也有基督徒,
但他们都尊莫德雷德为王。
亚瑟王在维特桑呆了两周(这确实太长了!),
那时莫德雷德时刻关注亚瑟王的动向。
每一天都有一个信使从亚瑟王的宫殿赶来。
最后,那一天来临了,下起了雨,
风开始向西方吹。
亚瑟王赶紧启航,带上所有的大军,
指挥他的水手赶往罗姆尼【13】,
【1】Romney
他计划在那里再次踏上他的故土。
当他靠岸,莫德雷德已经在那儿等候着他。
天刚刚亮,两个人立刻投入战斗。
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许多人都被杀了。
一些人倒在了高地上;一些人倒在了海边;
一些人在船边被长矛刺死。
沃尔文不断前进,一路劈开来犯的敌人,
他夺走了十一个走狗的生命。
他杀死了跟随父亲一同前来的奇尔德瑞克之子。
夕阳西斜,为所有人哀叹!
沃尔文被杀了,一命呜呼,
他是被一个撒克逊男爵所杀——愿他的灵魂受到诅咒!
亚瑟王现在伤透了心;
这个最强大的布立吞人唉声叹气,说出了以下这段话:
“我牺牲了我忠实部下的生命,
从梦境中,我知道我注定要悲伤!
安吉尔【14】王已经死了,他是人类中最温和的,
【14】Angel
我的外甥沃尔文也死了,我希望我从未诞生!
立刻从这些船上下来,我最为勇敢的部下啊!“
听到这席话,六万多名勇士冲向站产,他们是最为凶猛的人,
他们攻击着莫德雷德的阵型,差点就杀了他。
莫德雷德逃了,他的的部下跟着他一起逃。
他们像群魔一样冲着,大地因此而颤抖,
石头之间,你看到血流汇聚成溪水。
战斗本可以就此终结,但是暮色降临了;
敌人本可以被屠戮殆尽,但是现在伸手不见五指。
当夜色笼罩山谷之间,它分开了友方和敌方。
莫德雷德拼命地跑;不久他就到了伦敦。
所有善良的市民都知道事情变糟了;
他们拒绝莫德雷德和他的随从入内;
于是,莫德雷德赶快向西,前往温彻斯特,
立刻凭借军队众多,拿下了这座城镇。
与此同时,亚瑟王带着他强大的部队,紧紧跟随,
最后,他带着自己令人生畏的部队到达了温彻斯特,
将莫德雷德龟缩在其内的城堡围了个水泄不通。
当莫德雷德意识到自己被亚瑟王包围时,
他深深地思考应该采用何种策略,
那一晚他命令他的手下外出城门,
从城墙跃出,带着武器,
他告诉他们,他们必须坚守那里。
他向市民保证他们会在法律上获得优先权
只要他们在他需要的时候帮助他。
拂晓时分,自由民渴望战斗,
当亚瑟王看到他们都成了反叛者,他怒火中烧。
他吹响了号角,战士们渴望战斗。
他命令他麾下的所有贵族,所有最好的骑士,
准备好屠戮敌人,将他们彻底击倒。
在城镇中降下恐怖,将叛逆的市民吊死在绳上。
他的手下大举进攻,杀声震天。
莫德雷德很忧虑他接下来会做的事。
就像在别处一样,他又做了那件事:
他是彻头彻尾的邪恶,他一直 都是如此。
他在温彻斯特抛下了所有的市民。
他骗过了最亲近的侍从,
他骗过了子民中最亲密的朋友,
从战斗中逃走了——希望大魔王抓住他!
他将忠诚的子民都留在那儿送命。
他们战斗了一天一夜,以为他们的君主就在身边,
相信在他们需要他的时候,他会在他们身边。
但是他正逃往汉普顿;
那个最执拗的人正在逃往港口。
他抢走了所有有用的船只,
告诉船员,他需要把它们开走。
然后,那个最为愚蠢的人赶往康沃尔,
很快,亚瑟王攻占了温彻斯特城,
大肆屠杀市民,哭号震天!
无论老幼,他格杀勿论。
当他把所有市民都杀光,他放火烧了城市,
他将城墙摧毁成了碎片。
于是,梅林的预言成真了:
“为你哀叹,温彻斯特;土地会将你吞没!”
梅林,最智慧的巫师,说了这些话。
文哈佛尔在约克,她从未这么忧虑过——
是的,那个最可怜的女人,王后文哈佛尔。
她听到了所有令人担忧的消息:
莫德雷德是如何逃跑的,亚瑟王是如何跟随的。
如今,只要她活着,她的生命就只剩下哀叹。
当夜,她逃出了约克郡,
拼了命地逃往凯利昂。
在那里,乔装之下,她叫了两个侍从,
让她的脸上戴上圣洁的面纱。
现在,那个最不幸的女人成了修女。
没人知道自那以后王后过得怎么样,
她是活着,或者躺在墓地里,
或者,她淹死在某条湍急的小溪里,这些都没人知道。
于此同时,在康沃尔,莫德雷德召集了很多人,
他立刻送一个信使前往爱尔兰,
对萨克逊人,他也同样留下话,
最后,对苏格兰,他也同样派遣了一些人。
他告诉他们所有的人,如果他们想得到土地,
或是白银,或是黄金
或是白银,或是黄金,或一些奴隶,或一些货物,那就过来吧;
就这样,每一种方法他都为自己考量,
就像被命运逼入绝境的狡猾动物那样。
但是极度愤怒的亚瑟王听说了所有的东西:
在康沃尔,莫德雷德是如何丢下他的手下逃跑的,
又是如何等待时机反击的。
亚瑟王给他治下的所有王国都下发了指令,
召唤所有生活在他土地上,随时准备战斗的人们,手持武器,前来这里;
如果有谁胆敢拒绝亚瑟王的命令,
亚瑟王会将他烧死在火刑柱上。
于是,数不清的人们加入到队伍,
甚至在下雨时都走过来,骑过来!
率领着众多人马,亚瑟王杀入康沃尔。
听到这些,莫德雷德带着数不清的战士赶紧出来见他
——厄运在劫难逃。
在塔马尔【15】的岸边两军相遇了,
【15】 Tamar
那个地方现在叫坎福镇【16】,是一个很有名的地方。
【16】 Camelford
是的,在坎福镇距离有六万多人,
其中数千人尊莫德雷德为王。
强大的亚瑟王出现在了那儿,
带着强大的军团,他们的命运都已注定。
在塔马尔的河边他们交战在一起;
他们都竖起了旗帜,向着对方冲锋,
抽出长剑,砍向头盔,
火花四溅、折戟沉沙。
盾牌开始被砍断,枪杆开始被折断。
无数的人们现在在那里扭打,
塔马尔和现在全是血水。
没有人能猜到谁能幸存下来:
谁做得更好,谁做的更差;战争的结果是混杂的。
他们杀红了眼——无论是骑士的扈从还是骑士本身。
然后,莫德雷德阵亡了,他一命呜呼,
他所有的追随者都倒在了战场上。
在那里,很多忠于亚瑟王的强大嫡系都被杀了,无论高矮胖瘦,
还有所有站在亚瑟王这边的布立吞人,
以及遥远国土上的子民,
而亚瑟王也被一杆宽大的长矛贯穿了身体,奄奄一息;
事实上,他浑身收到了十五处致命的伤口。
其中最大的伤口你甚至可以塞下两只手!
最后没有一个人还能站在那片平原上,
二十万人血溅沙场,
除了高贵的亚瑟王还有两个骑士,无人生还。
亚瑟王伤得很严重。
然后一个他家族中的年轻人爬到了他的身边:
他是康沃尔伯爵卡多【17】的儿子。
【17】Cador
他名唤康斯坦丁【18】,他是国王的侄辈。
【18】Constantine
国王瘫倒在地,抬起头来看他,
他轻轻说了以下这段话,话语中满是伤感:
“亲爱的康斯坦丁啊,你是卡多的儿子,现在请听我说。
我给予你我全部的不列颠王国。
请毕生保护我的不列颠子民,
保护我一生当中都在维持的律法。
我将前往阿瓦隆,找最美丽的少女,
去找女王亚尔甘特【19】,那最为亲切的仙女,
【19】Argante,即仙女摩根(Morgan le Fay)
她会治好我的伤,让我恢复康健,
给予我能治愈一切的魔药。
然后,我会再次回到我的王国,
我会幸福地与我的布立吞子民一起生活。“
一只小船轻轻划来,
甚至当他说话时,它就从海面漂了进来,
船之中,有两个貌若天仙的女人。
她们把亚瑟王抬起,很快把他带走了;
她们轻轻地把他放下,然后又划走了。
于是,又一次,梅林的预言又成了真:
“当亚瑟王乘船离去时,将有数不尽的关心。
布立吞人依旧相信他还健康地活着,
他与可爱的仙女们一起住在阿瓦隆上,
他们一直都在等待亚瑟王的回归。
没有人自打出生时,能从受祝福的夫人那儿听到更多关于亚瑟王的真实传说。
但是一度,有个魔法师叫做梅林,
他说出了这些话,他的预言都成真了:
亚瑟王总有一天会归来的,他将拯救布立吞人!
起始之地